现在位置是:首 页 >> 新闻中心 > 文章推荐
关键字:
文章推荐

    字体: | |

专家解读之一:《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
原作者: 罗力 文章来源: 国家卫健委 发布日期:2019-02-11

 落实以人民为中心和医改政策的重要举措:全面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

  公立医疗体系中,三级公立医院是龙头。龙头的方向摆正了,公立医院改革就成功了一大半,医改也就成功了一大半,建设健康中国的步伐就会更加稳健。龙头的方向,应当与人民的需要和政府的医改政策相一致。在复杂的环境中,如何引导公立医院的行为,是一个重大难题。解决这一难题有着很多办法,各地都在探索实践。目前看下来,比较可行且确实有效的策略,就是绩效考核。通过绩效考核,把人民要求、政府意志有效传递给公立医院,并通过公立医院内部绩效考核的方式再传递到科室、到个人,最终引导医院的行为。基于这一视角观察《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可以有以下四点认识:《意见》表达了明确的引导方向,提出了简约、客观的操作原则,陈述了必要的支撑措施,强调了绩效考核结果的多方应用。
一、《意见》表达的引导方向
《意见》所附的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指标,一级指标是医疗质量、运营效率、持续发展和满意度,没有提及业务规模,并且明确提出医院要从规模扩张型发展模式向质量效益型发展方式转变。这充分体现了“质量、效率、发展和满意”的三级公立医院发展引导方向。
进一步来看,在医疗质量方面,主要关注功能定位、质量安全、合理用药和服务流程,明确了三级公立医院诊治疑难重症疾病的功能定位导向、安全质量优先的医疗服务导向,贯彻落实基药制度和合理合规使用药物的导向。《意见》还表达了医疗费用增幅控制的导向、降低能耗的导向、成果转化的导向,以及全面预算管理的导向,等等。
由此可见,绩效考核不仅是推行医院专业化管理、建立现代医院治理结构的基本要求,同时也要发挥引导办医方向和行为的作用,对医院及管理层形成有效激励和约束,《意见》也提出了要充分发挥绩效考核“指挥棒”作用,促进公立医院主动加强和改进医院管理,加强内涵建设,推动公立医院综合改革。
二、《意见》体现的操作原则
首先是国家、地方统、分、合的操作原则。统,是指绩效考核指标体系统一设计,并由《意见》发布;分,是指医院、省、国家三个层面各有分工,按照时间顺序依次完成医院自评、省评、国评工作。合,是指所有绩效考核信息会汇集到国家层面。
其次是简约、客观的操作原则。简约,体现在指标数比较少,但很有代表性。公立医院绩效维度众多、评价指标众多,但指标数不是越多越好,从一些地方实践经验来看,指标越多、操作性越不足。《意见》中只列出了55个。国家层面监测的指标数更要少一些,只有26个。如此执行起来就比较容易一些,更能发挥指标考核和管理效力。客观,体现在以定量指标为主,以数据直采为主。55个指标中50个为定量指标,仅有5个定性指标,所有指标均有明确的计算方法和来源。
三、《意见》陈述的支撑措施
绩效考核做得好、做得精准、做得有辨识力,需要各个方面的支撑。病案首页是非常重要的考核指标数据来源,必须提高病案首页质量。绩效考核结果在全国层面要能够可比,就必须得统一计算考核指标数据所用到的编码和术语集,不统一则不可比。各地自行调查患者满意度,标准、语义千差万别,结果不可比,所以满意度调查应当基于统一的、单一的国家平台来完成。最后是要建立考核信息系统,逐步实现信息互通下的数据考核,尽量减少现场考核的分量,既可降低考核成本、减少医院负担,又可增加可比程度。同时从落实的主体支撑来看,《意见》也有相应的分工,国家卫生健康委承担了顶层设计和统一规范的职能,一方面构建全国层面的平台和信息系统,一方面则对病案首页及疾病分类编码、手术操作编码和医学名词术语等进行规范,也为后续绩效考核的结果运用奠定了平台基础;省级卫生健康委承担了属地化医疗机构质量控制和绩效考核的组织实施职能,结合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确保绩效考核在各地落实的针对性和精准度;医疗机构则承担了对于国家统一标准的执行和改进,确保绩效考核关键数据的真实客观。
四、《意见》强调的各方应用
绩效考核结果只有被各方应用,成为奖励或惩罚手段,才能真正发挥绩效考核的引导作用。各方不用,绩效考核结果对公立医院形不成制约力,绩效考核也就失去了意义。《意见》提出了绩效考核结果的一系列应用场景,例如成为公立医院发展规划、重大项目立项、财政投入、经费核拨、绩效工资总量核定、医保政策调整的重要依据。再比如与医院评审评价、国家医学中心和区域医疗中心建设以及各项评优评先工作相关联。还可以成为选拔任用公立医院党组织书记、院长和领导班子成员的重要参考。
绩效考核的结果还可以被医院本身和社会所用,这需要建立起绩效考核结果的反馈途径和发布途径。一是直接反馈三级公立医院,有助于医院明确现状和差距,为后续改进提供方向;二是以适当方式向行业和社会公布,有助于提高关注,加强行业和社会监督;三是报送国家,有助于建立国家数据平台,为全国范围内的公立医院比较提供依据。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 罗力)

文章来源:国家卫健委

?